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一十二章

时间:2018-09-22
正在此时,客栈外隐隐传来人马喧闹声,蹄声杂沓,越集越多,顷刻间如潮涌至,众人虽在二楼,也是听得清楚。只听一个响亮的男子声 音叫道:「贼人就在这里,各队分路包抄,不可走脱一人!」听这声音,正是龙驭清之子龙腾明。
  他大声指挥呼喝,乱蹄声迅速包住了客栈週遭。
  众人心中暗惊,万万不料韩虚清等人才离开不久,皇陵派就找到了这儿。小慕容低声道:「我先去看看来了哪些人!」脚下一轻,疾步抢到木阶旁,探头往楼下望去。才看了一眼,小慕容立时抽身一退,匆匆奔回文渊身边。文渊道:「怎么样?」小慕容急道:「糟糕之极,龙驭 清也到啦!」
  任剑清对着房门叫道:「向兄弟,背完了没有?」却不闻向扬回应。只见华瑄开门出来,又关上门,轻声道:「任师叔,向师兄正想得出 神呢。」
  任剑清道:「现下不是参详武功的时候,先背好再说。他背完没有?」华瑄摇头道:「不知道啊,向师兄看得好专心,根本不说话……」
  忽见一个锦袍青年窜上楼来,身法矫捷,一上得楼,立时站定,架势稳凝不动,气度非凡,喝道:「果然在这里!看你们还能躲到哪里去 ?」说话之间,楼梯上响起几声沉稳的脚步声,一个身穿杏黄道袍的道士缓步走了上来,目光扫视,停在赵婉雁身上。赵婉雁一见那道人,猛 然吃了一惊,不自觉地后退一步,颤声道:「陆……陆道长!」
  陆道人眼中精光一闪,身形陡变,掠过龙腾明身边,往赵婉雁身前走去。这几步看似寻常,却是极精妙的道家步法,似缓实急,步伐中身 有飘然之意,三步之间,已来到赵婉雁身前五尺。文渊眼明手快,脚步错动,拦在陆道人之前,道:「道长意欲何为?」
  陆道人停步不前,道:「郡主,王爷已亲自来到,就在客栈之外相候,命贫道请郡主回府。」赵婉雁没想到担心的事情,居然转眼间便成 事实,登时慌了,又退了一步,倚到了墙边,低声道:「陆道长,爹……爹爹怎么交代向大哥的事?」
  陆道人眉头一皱,见赵婉雁神情满是忧色,自也猜到了她担心之事,稍一默然,道:「郡主,向扬等人大闹京城,擅闯皇陵,不只与皇陵 派为敌,也是与王爷为敌,实是不可容赦。」赵婉雁身子一晃,身子凉了半截,颤声道:「陆道长,你也要捉拿向大哥?」只听一个严厉的声 气说道:「当然要捉!」
  这话传来,便见两人同时走了上来,一是皇陵派掌门龙驭清,一是靖威王赵廷瑞,接着景陵守陵使卫高辛、康楚风、康绮月等皇陵派门下 人物,颜铁、柯延泰、邵飞一众王府护卫,分别布满二楼长廊各处,一楼也全是兵士及皇陵派的门人,少说也有千百之众。
  任剑清哈哈大笑,道:「大师兄,你好本事,居然找到这里来了,不过到今天才找到,似乎还是慢了一些,是怎么找到的?」龙驭清哼了 一声,紧紧盯着任剑清。赵廷瑞微微回身,道:「颜先生,那姓向的小贼,并不在此处啊,怎么回事?」只听颜铁沙哑的声音说道:「的确在 此,想必躲了起来。」
  文渊心念一动,暗道:「原来是颜铁发现了我们。到京城以来,一直没人见到这个铁人,不知他受了什么安排?」想着想着,文渊环视周 遭,又想到一事,朝小慕容轻声道:「有没有见到黄仲鬼?」小慕容一怔,眼珠四下打转,摇了摇头,道:「这可奇了,龙驭清手下最厉害的 是黄仲鬼,那天不在长陵,今天也不带着过来,倒古怪了。」
  赵廷瑞见到赵婉雁,眉头一紧,道:「婉雁,过来吧。」赵婉雁低声道:「爹爹,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向大哥?」赵廷瑞道:「这小贼如此 可恶,图谋不轨,将这任剑清劫了出去,闹得满城风雨,自然不能放过。别说了,快快过来。」赵婉雁娇躯一震,凄然道:「爹爹,你……你 ……你要杀向大哥,我就不回去了。」
  赵廷瑞怒道:「荒唐!婉雁,这个小贼不过是亡命江湖之徒,本来便配你不上。我曾经要收他作王府中的护卫,是他不知好歹的拒绝了。 婉雁,你是郡主之尊,自当匹配王公贵族、名门子弟,怎可跟着这个低三下四的小贼?」
  任剑清听他左一句小贼,右一句小贼,不由得心头火起,陡然霹雳般大喝一声:「赵廷瑞,你嘴巴放乾净点,向扬是我任剑清同门后辈弟子,任某可不许你胡乱辱骂。有本事的,就上来跟任某拆上三招,走得过三招随你骂,没本事的,闭上鸟嘴!」他这一发怒,双眼瞪得有若铜 铃,站在当地,脚下木板地喀啦作响,似乎要一片片翻了起来。赵廷瑞被他一瞪,心生畏惧,不由得后退几步,彷彿气也透不过来。
  龙驭清冷冷地道:「赵王爷身份尊贵,自然不能跟人动手。任师弟,你想找人动手,只有我们来过几招。」任剑清笑道:「你现在带来的 这些手下,没一个打得过我,既然你出手,那是再好也没有了,咱们打个天昏地暗,再让你把我捉回去罢!」
  两人话才说完,只听「砰」一声大响,瞬息之间,龙驭清和任剑清四掌相击,已然拼了第一招,各退一步。两人本来相隔数丈,可是一霎 眼间,竟已各出猛招,却是谁也没看清两人如何出手。
  任剑清藉着一退之势,身子滑至文渊身边,声音压得极低,道:「快走!两个不会武功的丫头,待着只会手忙脚乱,趁我缠住他,突围出 去!」文渊叫道:「任师叔,不行!」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任剑清右脚一点一弹,又已攻了上去。
  龙驭清沉声呼啸,双掌之间隐隐发出雷动之声,两相呼应,便如阴霾之中雷声隆隆,电光肆虐,「寰宇神通」的沛然内劲流转数匝,一掌缓缓劈出,竟尔发出「磅磅」连声闷响,掌力大得惊人,乃是九通雷掌中的猛招「雷车奔轨」,真气凝重胶结,好似山岳缓移压至,随着龙驭 清手臂渐渐伸直,磅磅之声越来越是沉重,木板地面啪啦轻响,现出道道裂痕。
  任剑清知道当龙驭清伸直手臂,雷掌威力便会如山洪决堤一般爆发而出,此时龙驭清重叠了层层后劲,掌上威力不知强到什么境界,自己 能否接下,更无把握,当即大吼一声,抖擞精神,身形腾空而起,喝道:「文兄弟,快走,日后自有相见之日!」右腿凌空一踢,足尖指着龙 驭清连划三个小圈,左膝屈起,霎时蕴含了重重功劲,忽然之间白气蒸腾,似有云烟缭绕。
  这门武功文渊从未学过,一见架势,只觉颇有印象,待见白烟发散,登时想了起来,叫道:「云龙腿!」
  猛听轰然一声巨响,龙驭清这招「雷车奔轨」已然出击。任剑清大喝一声,右腿下沉,左腿虚向上空一踢,紧跟着右腿急腾而起,内劲已 全数贯注于左腿之上,犹如神龙划破天际云霄,直朝龙驭清掌力踢将下来。这一腿由上而下,并非正面直撄雷掌之锋,两道惊世骇俗的功力撞 在一起,犹如旋风狂飙,逼得旁人气息不顺。紫缘和赵婉雁站得甚远,却也禁受不起,只觉劲风刮面生疼,急忙举袖转头相避。
  文渊、陆道人、龙腾明离两人最近,这掌腿功力相拼,余劲冲向四方,三人各自运劲相抗,并不受损。任剑清一脚踢下,看似踢在空处, 其实已重重迎击了这一招,借力一翻而起,半空一个觔斗,顺势在天花板猛踢一腿,大片沙尘登时簌簌而落。任剑清哈哈大笑,道:「这间客 栈清扫不周!」这「周」字一说出口,双腿连环踢出,劲力刚猛,身在半空,招数却灵动矫矢,腿法绵绵不绝,着着进逼。
  龙驭清一掌劈出,另一掌却也暗藏四分功力,暴喝一声,朝天一连十余掌,攻得快,守得更快,将任剑清的云龙腿法一招招挡了开去,真 气一提,飞身而起,追加一掌。任剑清屈膝沉劲,右腿一个膝撞下去,硬接了这一招,左腿跟着连踢三招,分攻龙驭清双肩和胸口。龙驭清脸 色一变,双臂一圈,猛然发出「寰宇神通」内力,震开任剑清。任剑清接连两个后翻,轻轻落地站着。龙驭清轻振双手,任剑清脚步微微抖动 ,两人脸色都甚是凝重。龙驭清哼了一声,道:「好,功力复原得这么快。」任剑清扬起一笑,道:「好在你没先废了我的功夫,算你倒楣。 」
  这「云龙腿」是任剑清毕生研习的绝招,威力之强,绝不在「九通雷掌」之下,同为至为深奥的上乘武学。这路腿法必须修练成极灵巧之招式,半空中旋身连踢、双腿连环追击,都是各派腿法所万万不及的精妙绝招,变化多端,是以为「云」;内力精纯刚猛,纵控自如,曲直随 心所欲,得以展现于绝妙招数之中,是以为「龙」。内外功夫,缺一不可,正是「若龙之灵,则非云之所能使为灵也。
  然龙弗得云,无以神其灵矣「。
  这几下过招快捷无伦,招招令人震慑,旁人无不惊于两大高手的功力,一时四下鸦雀无声。文渊初次见识任剑清的真实功夫,不由得惊佩 无已,心道:「当日任师叔追赶黄仲鬼,我只见到他几招腿法,没瞧出其中奥妙,岂知威力如此难以想像。这功夫师父虽也使过,可是单论任 师叔的腿法造诣,显然更在其上。那吴公公的」连环百足「腿法,可与任师叔有霄壤之别了。」
  他尚自惊歎于任剑清这几招神妙难言的腿招,居然对付得了龙驭清的「九通雷掌」,忽然眼前一花,一道凌厉掌劲直逼而至,龙腾明已不 声不响的对他动手。
  文渊身随意动,以「蝶梦游」身法轻轻避开,拱手道:「龙兄,今日又要请你赐教了。」龙腾明哼了一声,喝道:「这次韩虚清不在,再 没人来救你了!」
  说着右臂一圈,呼地一掌击来。
  文渊心道:「本来也未尝要韩师伯相助,难道我斗不过你?」正待出手拆招,忽然「砰」地一声,一道门板横飞过来,直冲龙腾明身侧。 龙腾明吃了一惊,转身一掌拍去,将那扇门板轰了个支离破碎。一掌过去,龙腾明只觉手臂微微酸麻,门板上所附内劲竟然极是厉害,不禁一 惊:「颜铁说大慕容已然离去,还有其他高手埋伏?」
  向着门板飞来处一看,却见一个青年站在一间房门内,四下木屑飘散,左掌正对着自己,不用说,正是他发劲震飞了这扇木门。只见他缓 缓步出,神采昂然,道:「要较量功夫,不如让我向扬来领教,练的同样是九通雷掌,比起来痛快得多!」左掌握起成拳,炸雷般一声微微爆 响,半空木屑纷纷震开,不落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