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采儿

时间:2018-08-09
「嗯……是……皓晨……我已经到了斯赫尔省了……恩……好的……我会注意安全的……那么拜……恩……注意别干得太晚……恩……恩……那么再见了……」
龙皓晨莫名其妙地挂掉电话,他感觉到了采儿隐隐约约在压制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他便把事情抛于脑后,努力地去干自己现在干的事情。
他现在平时办公完后休息的房间,不过此时此刻并不只有他一人在这里。他赤裸了全身躺在床上,任由一名女子在他身上挺动,若是一看不难发现发现,女子正是陈樱儿。
她如今白色的裙襬被挽到腰间,露出了白虎小穴,尽情地吞纳着龙皓晨的鸡巴,衣襟被拉下,露出两个并不算很大的美乳。
此时此刻,她长发湿透,紧紧贴在背脊和脸上,美乳跟着挺动而晃动,嘴里发出无比娇羞的话语:「啊……团长……好棒……团长的……好大……好烫……恩……嗯……啊……樱儿……樱儿……要……要去了……啊……」
话语刚落,陈樱儿再也忍不住,高潮了,小水喷在龙皓晨的肚子上,他丝毫不在意,见陈樱儿没法自个动了,他便抽出鸡巴,把陈樱儿推在床上,抗住她那白嫩的大腿,一个劲地抽动,陈樱儿早已晕厥过去,只能无声地回应着他。
过了一会儿,龙皓晨抽出鸡巴,将它夹在了美乳上面,不断地磨蹭,终于射了出来,一股精液喷到了小萝莉美女的脸上。
再看看之前自己的作品,他更是满意得不得了,两个穿着短裙的美女,拥在一起,分别是李馨和王原原,她们此刻也像陈樱儿一样,早已被龙皓晨操得晕厥过去,浑身都是龙皓晨的精液,哪怕是一头漂亮的长发也是沾满了精液。
龙皓晨是光明之子的体质,只要有光元素的存在,他就能源源不断地喷射精液,不知疲惫的他征战了一晚上也有一点疲惫了,把陈樱儿和两女放在一起,看着她们俏脸熏红,浑身精液的样子,龙皓晨就一人抓住一只手,放在他的鸡巴上轻轻磨蹭,过了半个时辰,少女们的手早已痠痛,龙皓晨也射了出来,大量的精液弄得她们浑身都是,一种别样的美感出现在眼前,于是龙皓晨心满意足地睡下了。
在一间情趣酒店内,一名紫发女子给她的男人打电话,电话内容可谓是听话的小媳妇,可若是搭配她现在的场景,不知算不算得上是可人的小娇妻呢?
一身黑色的长裙被拉至柳腰,一双黑色的丝袜被随意地撕烂,随意地扔在地上,梳得整齐的长发此刻有些凌乱,微微熏红的小脸似乎证实着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刚刚发生了。
往下身一瞧,只见她将自己的腿摆成了m字形,同时有一名男子跪在她小穴那里舔动着。
「哦……坏人……恩……你让人家……好……好舒服哦……恩……」
一边说,她的双手抱住逸尘的头,似乎让他吃掉自己的小穴一般。
「嗯……人家……人家快去了……恩……」
「啊——」
一声尖叫下,采儿忍不住高潮了,小水儿喷得男人满脸都是。
见采儿咯咯偷笑,逸尘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舔了!」
采儿笑嘻嘻地抱着逸尘的头,伸出滑嫩的小舌,把他脸上的水给吃乾净。
「采儿,我想看你穿制服的样子。」他一脸兴奋地道,他是一个制服控,已经操过不少遍各种各样制服的采儿了,如今想想,鸡巴已经硬得可怕了。
采儿给他穿过的衣服不多,但是最让他印象深刻的莫过于三次了。
第一次,她穿着一件ol的制服,打扮得一个秘书的样子。白嫩的小脸戴着无框眼镜,白衬衫被爆满的酥乳撑得可怕,窄裙更好地体现了她身材的美好身段,下身穿的是一条短裙,他把采儿给颜射了,至今采儿的模样,他还记得,紫色的长发沾满了精液,小脸也完全被精液盖住了。
是的,他的射精量很大,很多。
第二次,采儿穿了一件护士服,情趣的那种,她坐在床上显露出自己的长腿,轻轻说道:「让人家来帮你检查。」之后,她便把他的鸡巴含在嘴里,专心致志的,还帮她做了一次平日不会做的毒龙。结果那天晚上,她被他猛干了十九回合,第二天连床都下不了。
第三次就是采儿完全臣服于他的肉棒的时候。她穿着一件神圣的婚纱,在情趣酒店和他拍婚纱照,然后任由他操弄,那件婚纱也因为这样,被撕烂了,有点可惜。
「讨厌,就喜欢这么挑弄人家。」采儿白了他一眼,不过下一刻,她便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套学生服,朝他发了一个媚眼。
看着男人炽热的眼光,采儿忍不住又湿了,她夹紧双腿,咯咯地笑出声来。于是采儿把身体给站端正了,没有躲进洗手间来换衣服了,早知道这是连龙皓晨也没享受过的体现。
因为站起来了,长裙就落了下来,采儿拉着裙襬,缓慢地往上拉,纤细修长的大腿出现在逸尘的眼前,紧接着是神秘的森林,男人乐呵了一下,这可是他交代过的,不要穿内衣。
平坦的小腹出现在眼前,肚脐眼宛如一颗珍珠一样,镶在了肚子上面。再上面划过,奶子因为解开了衣服晃了晃,采儿把衣服扔在地上,站直,双手自然的放在大腿上,让男人看了又看摸了又摸。
「穿给我看。」逸尘冲着她的耳垂吐气,低声道。
经过他的开发,采儿的耳垂正是她的敏感点,她嗔了一句讨厌,脸红心跳的换起衣服来。
穿上短袖西服,扣上纽扣后,就带上了红色的蝴蝶结,穿上短裙,采儿便把衣服给穿好了。
当她看到逸尘从身后拿出面具之后,媚眼如丝,嗔道,「讨厌,又把人家发到网上。」
网,其实就是新型通讯灵石将全部信息集中到一点,然后就再通过手里的通讯灵石来知道其他地方的讯息。
当然这里也慢慢变质了,有不少淫秽的网站出现,其中逸尘就是一位元老性质的人物。上一次采儿同样也在一个论坛上发了她的照片,不过没露脸。
她依稀记得标题是「老公短小无力,新婚娇妻投怀送抱。」,评价同样也不错,而且她也看了好多遍,依稀记得当时是她穿着婚纱去和男人搞起来。
那是一段短小的视频,简简单单也只有三十分钟左右,首先是采儿戴着面罩,盖着头纱,然后一个特写。再然后就描写了采儿如何穿着婚纱自慰,和被人爆操,简单粗暴得很。
想完,看到逸尘那炽热的眼光,小穴也不禁湿了。
「好吧……」
采儿此时戴着紫色面具,微微抬头的看着那个摄影石,站直身子让他影了个全身后,就再做了两个充满诱惑的姿势。
一个是解开三个纽扣,身子微微向前倾,这样可以看见她的内衣和精緻的锁骨,然后她又换了一动作,臀部对向镜头,跪着,白色的内裤完全透露出来,依稀可以看见臀部的雏形。
接下来,采儿躺在床上,衣摆抽出来,解开纽扣露出漂亮的肚脐和敞开衣服,把内衣给推上去,露出粉色的奶头和白晃晃的奶子。红唇微张,又说不出的诱惑。
为了更好的体现出临场感,采儿也逐渐放开,轻声笑道:「要不,咱们就来视频吧,好不好?怎么玩都由你来。」
他点头,「那就按以往的来吧。」
采儿笑得更灿烂了,低下头道:「是,我的主人。」
她蹲了下来,用嘴解开逸尘的裤头,裤子脱下来,逸尘的内裤充满了腥臭味让采儿无比着迷。她的脸贴在内裤上,轻轻磨蹭,一股特殊的味道让她淫水直流。
实在是受不了了,采儿才伸出舌头来舔了几下内裤。
「好香吶……」采儿喃喃道,小嘴再次把内裤给叼下,硕大的鸡巴完全拍在她脸上,分泌液也因为鸡巴一甩,弄得满脸都是,采儿把粘液舔净后,便纤手握住鸡巴撸动起来
低下头,把鸡巴塞入口中,双眼向上一翻,媚眼如丝般看着男人,那涛涛的春水将要溢出来一样。娇嫩的小舌头不断地刺激着龟头,让逸尘不禁发出一声呻吟,他伸出一只手,用手抓住采儿那一头漂亮的紫色长发。采儿会意,头更低了。
深喉!
紧凑的喉肉带来了不同往常的爽快感,一路刺激着逸尘,他坚持了好一会儿,就忍不住地射了出去,抽出鸡巴,上面满是精液,而采儿被射得满嘴都是,在抽出来的同时,也有不少精液流到衣服上面去。
她把精液通通喝掉,然后就开始用小舌帮男人清理肉棒,随后便是含住睪丸,细细把玩着,她一只手忍不住地在小穴揉动,发出呜呜的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她双手举起男人的脚,娇媚地含了一下酸臭的脚趾头,随后就一手握住鸡巴撸动,另一边则是把头深深埋在逸尘的屁股里面,认真地做起毒龙来。
「呜……呜……主人的……屁眼……好香……呜……呜……」
采儿一边做着毒龙,一边说。小舌头一点也不嫌髒,一直深入到了屁眼里边,而不时把头深深埋在屁股里,贪婪地嗅着逸尘的味道。
这还是那神圣的轮迴圣女吗?逸尘一定会回答,不是的,她只是一个下贱的女奴,母狗而已。
「够了……」逸尘说道,采儿才恋恋不捨的离开了男人的屁眼,在逸尘的示意下,她站直,再次给她一个特写。
特别淫魅的特写,制服已经被汗水和精液弄死,隐隐约约透出其他还没透露出来的肌肤,几次高潮的潮水早已将裙子给打湿了,紧紧的贴在大腿上面,勾勒出修长的大腿。
采儿进了厕所,把嘴巴漱乾净,又洗了个澡,出来时不再是穿着学生制服了,而是穿着一件天蓝色的女僕服。
她微微提起裙襬,让逸尘看到那早已湿透的小肉穴,细长的指头轻轻抚摸那重血的阴唇,不时发出滋滋的声响。
「主人……人家已经忍不住了……」她将自己的角色带入了,然后逸尘忍不住上去吻住采儿的双唇。
采儿鬆开自己的束缚,任由逸尘玩弄自己的小舌,津液交换,甜甜的,让她有点呼吸困难。纤手抓住逸尘的大手,放在自己的胸上。
「呜……」逸尘用力地捏捏那富有弹性的酥乳,采儿禁不住发出声音来,可是逸尘不愿鬆开她的娇唇,只好发出呜呜的声音。
过了好久,两人的双唇才分开,采儿喘着气,舌头意犹未尽的舔了一下唇瓣,看得逸尘鸡巴又硬起来了。
这蕩妇,不把她操死,真对不起天地良心!
于是他将采儿推到在床上,捲起她的裙子,将早已硬得不行的鸡巴捅入了湿润的小穴里头。
「啊……进来了……好棒……啊……啊……鸡巴……好大……好硬……人家快被操死了……」
采儿扭动着柳腰,小嘴忍不住发出了娇吟,双手努力地揉着自己的奶子,一脸娇媚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好紧……怎么会这么紧呢……」逸尘抽动着肉棒,白沫被他一下又一下的抽插带到外面来,他摸索着采儿那光滑的大腿,叫道:「叫我老公。」
甜腻的娇吟声从采儿嘴里吐出,长腿缠住逸尘的粗腰,「啊……好老公……好……主人……肉棒……好棒……好厉害……好深……主人……亲亲人家……嗯……啊……啊……的……奶子……嗯……啊……」
紫发飞扬,采儿晃着脑袋,使劲地喊着,双臂抱住逸尘的头,然后用柔润的酥乳夹住他的脑袋。
「主人……啊……好痒啊……别……恩……别舔……人家的……乳沟啦……嗯……人家……啊……啊……啊……怕痒……鸡巴……好大……涨死了……主人为什么你的鸡巴这么……啊……大……」
「去了……人家……去了……啊——」
一股潮水忍不住地喷向逸尘的龟头,让其愤然舒畅,继续奋力地抽动。
采儿刚刚经历了高潮,身体自然无比地敏感,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抽插,让她十分疯狂,她的那一双小手不断地摩挲着逸尘粗糙的皮肤,她不断发浪,屁股也不停扭动。
「啊……好厉害……人家刚刚高潮啊……别……别这么慢啊……人家要快一点啦……」
逸尘突然抽出鸡巴,拍了拍采儿的屁股,采儿示意,嘟囔了几声,便把女僕服脱掉,露出白嫩的娇躯。
背向着逸尘,阴唇微微分开,露出了透明的汁液。
逸尘笑了笑,用手抹了一下采儿裆下的汁液,递到她的嘴边,采儿伸出舌头微微一舔,一股香甜的骚味从口中蔓延。
她轻笑,「真骚吶……」
然后扭着白屁股,说着,「主人,快来嘛……来……操死……小骚货吧……」
逸尘见状,再也没有怜惜之心,鸡巴完全塞入采儿的小穴,硕大的鸡巴一次又一次顶入了龙皓晨从未到达过的领土。
「好棒……主人的……大鸡巴……捅到……人家的花心了……还要……骚货……要更多主人的鸡巴……给我……」
屁股不断晃动,配合着逸尘的抽插,她的慾望不断放大,低头一闻,表示自己那骚浪的淫气,让她莫名失神。
杏眼一翻,香舌微微吐出,一种病态的淫蕩由骨子里散发出来……  「主人的……鸡巴……好棒……好厉害……快……继续……啊……恩……好……好厉害……好深……捅到……啊……捅到花心了……」
「去了……人家……忍不住去了……啊……」
再一次的高潮,让逸尘不知所措,滚烫的精液就这样射入了采儿的子宫里头。
「精液……来了……好多……好浓的……精液……啊……啊……把人家的……恩……花心给烫坏了……」
说罢,采儿无力地躺在了床上,任由逸尘给她拍了一身全身的特写。
逸尘把还尚坚硬的鸡巴塞入采儿嘴里,任由她无力地吸吮。
一个视频的点击量完全过万了,尤其是里面那个紫发女子最后瓣开小穴,任由精液流淌下来,说着:「老公,人家出轨了哦……」
更是让人想找到这少妇和她大战三百回合。
龙皓晨舒畅地看完这个视频,然后忍不住再一次和李馨和王原原两人操玩起来。
与此同时,龙皓晨的家,一名紫发女子被人吊起来,一副被人开始sm的奴隶样。
她的奶子写着两个大字。
贱奴。
她娇唇一开,便是散不了的淫蕩,「快来……操死采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