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白领丽人 第七章 圣姑的胯下风情

时间:2018-07-10
「李望星!唐小姐要你立刻到董事长室去!」
  九点上班时间刚过,张班长就火烧屁股的找到正在楼梯间拖地的我,表情紧张得像有架飞机正要撞向我们的大楼。
  我立刻提起水桶拎起拖把抹在往董事长办公室奔去。
  进入董事长办公室,唐小姐的「仙姿丽影」正在来回走动,她今天还是一身黑,黑圆领上衣衬出她项下的雪白如凝脂般肌肤,及黑丝绒短裙下那双修长匀称的雪白美腿,让人简直要喷鼻血。每次多见她一面,我就觉得她在强姦的我的意志,可是现在愤怒使得她嫩白的瓜子脸上像罩了一层寒霜,一笑倾城的动人酒窝不见了,她看到穿着新制服走入的我,上下打量一下,似乎对制服做得贴身挺拔颇为满意,走过去将办公室门关上,在开口前脸却又没来由的红了一下。
  「李望星!你早上打扫过里面的浴室没有?」
  嘿!她生气的时候,声音还是那么动人!尤其在她关上门质问时,办公室内只有我与她面面相对,鼻息相闻,令人想入非非。
  「哦?唐小姐!里面的浴室我在昨天下班的时候就打扫过了……」
  「是吗?你自己进去看看……」
  我站在浴室的豪华按摩浴缸前面,看着按摩浴缸中残留的几根毛髮及水泽,心下暗笑,我在这里面泡到今天早上六点,起来之后,故意留下的体毛及水泽,想不到唐小姐这么快就看到了!
  哈!计划的第一步挺顺利的!
  「你这叫打扫过吗?你看看浴缸里面,里面那些……」
  我转头看向站在浴室门口的小姐,她那让人做梦的猫眼透出无比的愤怒。
  我由浴缸中捡起几根捲曲的毛髮,在手中搓揉着转头看向唐小姐,笑咪咪的说着。
  「唐小姐!原来你今天早上来这儿洗过澡了!」
  「你别瞎说,我从来不在这里……洗……」她说到这里,嫩白的脸孔没来由又红了一下。
  「公司员工里面,董事长办公室钥匙的除了张班长之外,就只有你跟阿吉婶有,阿吉婶因伤休息,现在只有你跟张班长能进得了办公室!」
  呵呵呵~要赖我了!
  「啊~!唐小姐!对不起!是我的错,昨天下班后我打扫完浴室跟董事长办公室,出去的时候好像忘了锁门!」
  「你……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可以忘记?你简直……」
  我手上还搓着捲曲的毛髮。
  「唐小姐!对不起!我刚来公司,还不是那么熟悉公司的规矩,下次一定改过,好在只是有人偷偷进来洗了一个澡,好像没丢什么东西嘛?」
  对我皮懒的表情,她气得表情一窒。
  「没丢什么东西!你自己过来看……」
  唐小姐说着转身又走向外间她的助理办公室,我立即随后跟上,看到她动人的背影,因走动间微摇的俏美豊臀及黑绒短裙下的浑圆修长匀称美腿,我胯下才酣战了大半夜的阳具又要甦醒了。
  我脑子里一片混沌,正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唐小姐声音打进了我的脑海。
  「你看看这里……」
  唐小姐指着她那张古典办公桌的桌面,在她与那位美艳妩媚的少妇的相片前,有一粒珍珠耳堕,在桌缘边有一滩已经干了的水痕,水痕上有几根捲曲的毛髮,那是我与石美女在桌边炮战时留下的战果,旁边还有几滴已经干了的乳白色液体,那是我在石美女体内射精后,抽出阳具,又挤出几滴阳精刻意留在她的桌上,而那只珍珠耳堕则是石美女被我的大阳具干得羽化登仙,不知人间何物时,被我悄悄由她耳上摘下来,故意放在她相框前的,先前进门时,我以为她还没发现呢!
  「咦?这是你的耳环?怎么只有一个?是不是另外一个被人偷去了?」
  我拿起石美女那粒珍珠耳堕细瞧着。
  「那不是我的耳环!」
  我看到她说这话时,原本白晰的脸蛋透红到耳根。
  我故意抚摸向桌面残留的毛髮及我与石美女留下的蜜汁淫液交流的痕迹。
  「不要摸它!髒……」
  我抬头看到脱口而出的唐小脸满面通红,见我看她,下意识的垂头避开我的目光,由她睫毛不定的颤动,我知道她此刻内心矛盾而紧张,又有一份莫名的羞怯。
  「昨晚有人在你桌上做爱过……」
  我说这话时,两眼盯着她不放,她的脸变得更加羞红,不敢看我,转头无目标的注视,令人做梦的猫眼中泛起一片晶莹的水光,闪烁着一丝情慾。
  「你帮我去把昨晚进到办公室的人查出来!」
  唐小姐此刻满面通红,耳垂上的紫色水晶耳环微微颤动,伸出柔嫩的舌尖绕着那张弧形优美的柔唇轻舔一下,唇上幻着她口中玉液的光泽,我几乎要忍不住吻下去了。
  我脑子这时被她的迷人风采搅得乱七八糟,身体也无意识的靠近她,我充满男人的气息感染了她,呼吸有点粗重,侧脸垂首不敢看我。我的鼻尖已经触到了她的髮际,嗅到她如凝脂般的颈项合着高级香水的阵阵幽香,胯间的阳具胀得隐隐生疼,欲被裤而出。
  她垂下的头可能看到我胯间撑起了帐篷,紧张的退了一步,抬头瞪视着我,表情冷凝,而脸上的红晕却掩饰不住她内的的激荡。
  「你听到我刚才的话没有?」
  哦?她刚才说了什么话?……
  「啊是!唐小姐要查出什么人在您桌上打炮很容易的!」
  她那对令人目眩的猫眼一瞪,红潮上颊。
  「你说什么?」
  「我是说要查是什么人在您桌上打炮,并不难!」
  我故意一再用「打炮」的字眼,刺激咱们公司的圣姑,虽说胆大包天,但我现在一无所有,就算她为了这句话,把我开除,我也没有损失。
  「你……你非得这么说……哦!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查?」
  我一本正经的用手指抹了一下桌上昨夜与石美女炮战留下的淫液残痕,放在鼻端闻一下,眼角余光看到她羞中带怒,可能还有一点噁心吧!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我们找医生来採下这两个大胆无耻男女打炮留下的浪水精液,再从公司每位员工身上採下他们的体液,不是一下子就查出来了吗?」
  唐小姐可能没想到我会建议用这个方法,呆了一下,沉下她那张美好无限的嫩的瓜子脸,低声而急促的说。
  「我不希望这件事张扬出去,我要你秘密的去查……」
  「好!要我秘密的查也没问题,可是我得要有个名目才方便办事!」
  「什么名目?」
  「我现在是公司阶级最小的服务员,我查这件事难免要跟其他职员接触,以我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只怕跟人说句话都没人理睬我,那要怎么查?」
  唐小姐皱起她猫眼上那双如春山的黛眉,想了一下。
  「你的资料栏上写的是大学毕业,是真的吗?」
  「你不信我可以拿毕业证书给你看!」
  「不需要了,明天我会就你在学校科系,给你一个方便办事的职务!」
  「谢谢唐小姐!」
  「没事了,你可以出去了……」
  「是!」
  我转身要走,她又把我叫住。
  「等一下!」
  「唐小姐还有什么事?」
  被我这么一问,红霞又上了她脸霞。
  「把我桌子先弄乾净……」
  「是!」
  当我由水桶中扭干抹布,仔细的擦拭她办公桌上我与石美女留下的淫液时,唐小姐不敢看我,随手拿了一份文件背着我翻弄着,我则趁机仔细打量近在眼美的「仙姿背影」。
  在此之前,看她背影时最少都离了三公尺以上的距离,而且是走动间看不清楚,如今她是静静的站在她的豪华办公椅旁边,可以让我看个真切。
  我不断拿抹布在桶中的净水中洗了再擦拭她的古典办公桌,在擦净那净淫液及我留下的浓烈阳精之后,又开始擦拭她整张办公桌,她微侧脸张开那迷人的檀口欲言又止,可能本来想说可以了,但又可能想到那对在她桌上打炮的无耻男女,可能在桌上其他位置留下了汗泽,也就不阻止我擦拭整张桌了。
  当我蹲下擦拭桌脚时,背对着我站在豪华办公椅旁的唐小姐那只及膝上近二十公分的黑丝绒短裙,使我心跳加快,由背影看去,在她豊润健美的俏臀下露出的那双雪白修长的大腿近在眼前,肌肤细白毫无瑕疵,浑圆迷人的腿上穿着薄如蚕翼般的高级肉色丝袜,使大腿至小腿的线条如丝缎般的光滑匀称,她足下那双黑色三寸细跟高跟鞋将她的圆柔的脚踝及白腻的脚背衬得细緻纤柔,看了简直要人命!我忍不住凑上嘴吻了她匀称的小腿背一下,她可能以为我在擦拭时,手肘不小心触到她的小腿,不经意的移开两步,还在无意识的翻动着手中的文件,不敢看我。
  当她移动时,我看到她那浑圆雪白的大腿在短裙下游移两下,立即血流加速,脑门充血,不顾后果的将身子蹲到最低,抬头看她短裙内的胯间,哇~!没想到她穿的是两截式的丝袜,由大腿根部的丝袜尽头可以清楚的看见胯间嫩白细緻的肌肤,更让我胯下阳具呼之欲出的是她胯间如细丝绳般的黑色丁字裤,一条细缎由她嫩白的两股束过,向前包住了她贲起的阴阜,由于丁字裤过于窄小,清楚的看到她浓黑阴毛渗出了裤缘,令人奇怪的是,她的阴毛不似一般女人的捲曲,而是少见的又黑又浓的长直阴毛。
  背对着我看文件的唐小姐不知道我正在欣赏她裙下的春光,不耐烦的催促着我。
  「你擦好了没有?」
  「就快插了,就快插好了……」
  我心跳如鼓,却遐思漫想的回答她。
  她可能站久了,两腿自然的稍做移动,我却又大饱眼神,她胯间在两条圆浑的大腿移动时,微开微合,我清楚的由后面的股间看到她前面凸起的阴阜,在丝缎的黑绸包夹下,有一丝水泽,是她的淫水,想必刚才我指着桌上残留的淫液不停的说着「打炮……打炮……」时,惹得她春心蕩漾,流出的蜜汁。
  嘿~!石美女还说,富家大少名门公子像苍蝇般的追求唐小姐,却连手指都碰不到一下,要是那些豪门阔少知道我现下正在欣赏唐小姐胯间的阴毛淫水,只怕要嫉妒得发狂。
  也许这时有只蚊子苍蝇飞过唐小姐眼前,唐小姐拿起文件挥赶,身子自然的向后退了一步,可正巧让色迷心窍已将眼睛凑到她大腿开叉处的我撞个正着,一时我高挺的鼻子顶入了她的迷你裙,鼻尖明显的感觉触碰到她股间的细白肌肤,突然的艳福不及享受,只在迷惘中嗅到了她胯下那令人血脉贲张的幽香。
  「哎呀~你干嘛……」
  唐小姐扭身回头正面对着我之时,我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下抱住她的下身,在她惊叫声中身子往后坐在大办公椅上,我立即分开她的雪白大腿,将头钻入她的短裙中,嘴唇不停的亲吻吸啜她胯间细腻温热的肌肤。
  「你你……放开我……你……」
  钻在她胯间贪婪嗅闻的我,听到她压抑的叫声,我知道她是怕惊动了别人,立时大腿的用力撑开她急欲夹紧的浑圆大腿,掀起她的黑绒迷你短裙,拉开她紧包着阴阜的丁字裤前端,哇!她的阴毛浓密而粗,长且直,在拨开丁字裤时,我的手指已经被她那嫩红花瓣中流出的蜜汁沾湿了。
  「你太放肆了……走开……滚……不要脸……哎呀……」
  被推挤靠坐在大办公椅上的唐小姐伸出雪白的玉臂用力推着我的头,又急欲拉下被掀起的黑绒短裙,一时手忙脚乱,我可不管三七二十一,闷着头往前一冲,用嘴拨开她胯间浓黑的阴毛,张口含住了她早已湿润的花瓣。
  「呃~你……哎呀……无耻……你……」
  她再使劲也推不动慾火沖脑的我,而这时大腿却被我两手张行分开,我的嘴紧吻着她湿滑的花瓣,鼻中嗅到她似处女般的体香及淫液蜜汁那令人发狂的芷兰芬芳。
  我伸手拨开了她的花瓣,凑上嘴贪婪的吸啜着她阴道内流出来的蜜汁,舌尖忍不住探入她的幽洞,立时感受到柔软的舌头被一层细嫩的粘膜包住,我挑动着舌尖似灵蛇般往她的幽洞中猛钻,一股股热腻芳香的蜜汁由她子宫内流了出来,顺着舌尖流入了我的口中,她的淫液蜜汁大量的灌入了我的腹中,彷彿喝了春药似的,我胯下的粗壮阳具变得更加硬挺粗壮。
  这时的唐小姐,已经变成无力的呻吟,全身软棉棉的瘫在大办公椅上,低斥的咒骂已经变成喃喃自语。
  「无耻……你放开我……你好下流……你好下流……呃……」
  我吃定了她不敢大声张提,悄悄的解开了我的腰带,将我的工作裤褪到膝盖处,如怒蛙的大龟头贲张,马眼处流出一丝浓稠晶莹的液体。
  我看到唐小姐那张美绝艳绝的瓜子脸侧到椅边,如扇的睫毛上下颤动,那令人做梦的猫眼紧闭着,挺直的鼻端喷着热气,柔腻优美的口中呢喃咒骂着,俏美的侧脸如维纳斯般的无瑕。
  「放开我……呃……放开……呃哎……」
  我悄悄起身,手扶着一柱擎天的大阳具贴近她的胯下,她那两条雪白浑圆的大腿已经下垂无力的分张。我把我那个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触碰到她胯下细嫩的花瓣,在花瓣的颤抖中,大龟头趁着她阴道中流出的又滑又腻的蜜汁淫液,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我已经感受到肿胀的大龟头被一层柔嫩的肉洞紧密的包夹住,肉洞中似乎还有一股莫名的吸力,收缩吸吮着我大龟头上的肉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