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姨的肛门

时间:2018-07-09
辛首的家人都移民加拿大了,因为他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大学所以留在台湾。父母留了一栋屋子让他住,平常除了练练抬拳道,就是在家看看色情网站。联考刚放榜,他花了一些时间把入学手续都完成后,整个署假便都在家里无所事事。
正是暑气的七月,妈妈的小妹说要到家里住个几个礼拜,顺便等在国外工作的小姨丈回国。小阿姨今年二十九岁,结婚三年了还没生小孩。以前辛首就喜欢和她聊天,因为她晚生,差了妈妈十岁,所以想法和年轻人接近,也比较有新潮的观念。
她到的那天辛首自己下厨煮了几道菜给小阿姨,两人东扯西扯的讨论着过几天要去哪玩。吃过了饭,小阿姨去洗澡,辛首便收拾了一下桌子。
她洗完时辛首正在客厅看电视,小阿姨穿着一件淡蓝的睡衣,也坐了下来一起看,边看她边捶自己的肩:「真是的,拿个行李而已就酸成这样。」
「要不要我帮忙抓抓?」辛首挺关心的。
小阿姨也不反对,她坐到沙发前的地上,辛首坐在沙发上帮她按摩。也不知弄了多久,辛首看完了电视,发现小阿姨已经睡着了,他的手依然轻轻的按摩着阿姨的肩膀,慢慢的他停了下来,轻轻的让阿姨倒在地毯上。
辛首仔细地端详着她,他的心砰砰的一直跳。自从嫁人后,辛首也很少见到她了,现在的阿姨多了一股成熟味。他看到阿姨粉白的大腿露出睡衣的裙子,一直往下看是健美的小腿,再往下是白皙的脚踝和可爱的脚趾。辛首对女人的脚一直有嗜好,光是这样看他就几乎要受不了了,但是她毕竟是自己的阿姨,辛首也不敢有所动作,看了一阵子也就把她叫起来睡觉去了。
之后几天两人常常出去玩,辛首总是体贴的帮她拿东西,时常会故意耍宝逗阿姨笑,阿姨对这个本来就很疼爱的小外甥也更加喜爱,两人间原本就不大的隔阂一下子就消失无蹤了。每天晚上,辛首一定会主动要求帮阿姨按摩,渐渐的阿姨会躺在地上让辛首帮她抓抓背,辛首一定都使尽全力让阿姨舒服的睡着。
这一天两人逛了一整天街,阿姨一直说脚酸,辛首打蛇隋棍上的要帮她按脚底。她也答应了,辛首他摸到阿姨那柔软的脚时,真的差一点就胀破了裤子,那晚阿姨睡着后他还依依不捨的抓着阿姨的脚,从按摩变成了抚摸。
他轻轻抬起了阿姨的脚踝,在自己的鼻头闻了闻,一股清香的味道传进他的鼻子,他把脚放下毛手毛脚的摸到了阿姨的胸部,小心的解开头两颗钮扣,他把手伸了进去握住阿姨的乳房,手指挑着奶头。慢慢的感到乳头在胀大,另一只手则很嗳昧的摸着大腿,大胆的往私处摸去。
正当他神志不清时,阿姨醒了,捉住他的手轻轻说:「你会出事的。」
辛首吓了一跳,心里一阵担心,不知道要如何是好。过了尴尬的几秒钟,他想一不作二不休,便挣开阿姨的手继续摸。
阿姨手忙脚乱的要捉辛首的手,但是反而被压在下面。
辛首一边抚摸一边说:「阿姨,我好爱你喔!」
阿姨被摸的脸红红的:「怎么可以?我是你阿姨,而且已经嫁人了。」
辛首也不理会转身就吻了她,本来还挣扎着的阿姨突然也不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见了面起我就好想抱你。」阿姨轻轻的说。
辛首把她脸上吻的都是口水,轻轻的说:「我也好想抱你。」
他把阿姨抱到沙发上放好,然后脱了她的衣服,阿姨温驯的像头小羊,他用嘴轻轻的舔着阿姨的乳头。渐渐的她发出了混浊的呻吟,辛首把从网路上学来的招式都用上了,把阿姨整的惨叫连连。
慢慢地,他移到了腋下,阿姨让他舔得痒了,忍不住的抽动着身体,辛首压住她的双手一直舔着。刚刮完毛的腋下有一点点的毛根,刺刺的。舔完了腋下,他摸了摸阿姨的下体,已经湿的不像话,他的肉棒也硬的像刚烧出来的生铁。
「姨!你想不想?」
阿姨没答话。辛首抬起她的脚轻轻的舔,一根一根的脚趾头都不放过,阿姨的脚底有一点粗糙,但是舔起来特别有味道。
辛首像狗一样的从脚底舔上大腿,在股沟边磨蹭着。
「姨!你想不想?」辛首又问了一次。
「嗯……我想……嗯……嗯……我好想……」
「想什么呀?」
「你好坏……嗯……嗯……我想……嗯……我想被插……嗯……」
辛首慢慢把老二顶进阿姨的蜜穴里,阿姨爽得叫了出来,辛首使出所有他知道的招式,什么九浅一深啦,划圈圈啦,没多久阿姨就要高潮了。
「辛首……嗯……嗯……我要把你吃了……嗯……我不行了……」阿姨死命的抱着辛首,下体一直顶着辛首的肉棒高潮了。
辛首在阿姨高潮后还不断的抽插着,阿姨已经神智不清了:「辛首……嗯……嗯……不行了……嗯……阿姨不行了……喔……快放开我……啊……啊……我又要高潮了……喔……阿姨怎么这么没用……啊……啊……不可以这样的……喔……放了阿姨好不好……啊……啊……」
辛首一直插了好几百下,直到阿姨高潮了五次才射了出来。一阵阵热腾腾的精液通通射进了阿姨的子宫,两人都累的躺在沙发上喘个不停。过了好久阿姨才拉着辛首到浴室里把下体洗乾净。
「小鬼!哪学来的整女人方法?」阿姨嗔道。
辛首从床下拿出一堆日本的虐待杂誌,阿姨看的心惊肉跳:「真色!你这小孩。」
看了一阵子,阿姨的呼吸渐渐变快,辛首在旁边东摸西摸的挑逗着,不久阿姨的下面又湿了。
辛首拿出一条童军绳说:「阿姨!我想照上面那样玩你。」
阿姨脸一下子红了起来:「你不可以把我弄受伤喔!」
辛首见阿姨答应了,便拿了绳子把她双手绑在床头,双脚分的开开的绑在床脚。辛首慢慢的舔着阿姨的阴处,一边又拿润滑乳液往阿姨的肛门抹,她被摸到肛门奇痒无比,身体扭来扭去。辛首把手指塞进了阿姨的肛门。
「啊……不可以……」她吓得尖叫。
辛首也不管,涂了一层乳液后,他试着把老二插入,但是真的是太紧了,弄得他也好痛,最后也就放弃了。把阿姨放下来后,他的心里多了好多想法。阿姨紧紧抱着他身上都是绳子的绑痕。
两人的快乐世界持续了一个礼拜,每天就是窝在床上打炮。
这天天气很好,辛首突来奇想,想要整整阿姨满足一下虐待的慾望。他拿了妹妹的裙子及衬衫让阿姨穿,因为尺码真的太小,所以裙子真的好短,加上没有内衣裤,阿姨的脸都红了。
辛首把白衬衫的衣袖剪掉,阿姨的上半身变成了一件露脐的无袖衬衫,两颗奶头隐约可见,腋下因为听辛首的话没有刮毛,所以有着短短的腋毛长出来了。套上一双高跟凉鞋后两个人就出门了。
两人走到光华商场看游戏,四周的人都不断的把眼光投向阿姨,阿姨的被虐心也被撩起,自己甚至故意蹲在路边假装拣东西让人家看她的屁股。
他们上了公车时还有一大堆的人跟了上来,车上已经挤的满满的了,阿姨勉强挤到中间地带,然后举起手拉住拉环,整个腋下都暴露在许多男人面前。
一个小男生就站在她前面直盯着阿姨的腋毛看;一个男人明显的在摸她的屁股;另一边有数个不良学生挤了过来,手不客气的就往阿姨的蜜穴摸去;一个学生举起阿姨的腿放在肩上,整个阴户都露了出来。
辛首看情况不对,也挤了过去,在那几个学生的胯下用力捏了两下,他们痛的讲不出话来,直瞪着辛首看。
辛首也不理他们,扶着阿姨下车了,那晚她高潮了数十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