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官道仕途 第十八章 下乡

时间:2018-07-08
吴立业从外地考察回来后,就让秘书打电话给狄力,让他晚上到家里有事和他说。狄力知道,他回来了自己就要到下面乡镇去了,虽然千万个不愿意,可是也只能答应下来。
  晚上狄力和倩玉来到吴立业的家,吴立业让狄力跟他到书房去谈。进了书房,吴立业对狄力说「狄力呀,最近工作怎么样?想不想再挑个重担啊!」狄力急忙表态说「吴书记,有什么工作你就交代吧,我一定认真努力的干好」
  吴立业点点头说「你有这个想法很好,你一直在财政局,工作的面窄了一点,都是抓的点上的事,没有全面统筹的经验。我想呢,让你到下面乡镇担任乡长,当然了,以你现在的级别,当乡长低了点,但是基层是很锻炼人的。全乡大小的事你都要管,这样可以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基础。在乡长的位置上,你抓的就是面上的事,这点面结合,对你以后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的。现在让你下去,就是要补上这一课。」
  吴立业接着说道「你这次下去,要沉下心来,干一番事业。工作作风可以泼辣一些,只要认定所做之事符合党性,符合原则,符合民情,你就应该无所畏惧,要有所坚持。当然了,也要注意工作方式,和班子里的成员要尽量沟通。必要的时候,我会给下面打个招呼,给你理清工作上的障碍。有了成绩,将来的提拔重用,才会顺理成章,我操作起来就不会牵强」。
  狄力点头说道「我明白,我一定按吴书记的指示办」
  吴立业继续说道「你这次下去的乡,不是很富裕。但是基础条件很好,水、电、路都通,这样更容易出成绩。你要多动动脑子,多花点心思,我相信你会干好的。这个在家里嘛,就是一家人,你不要老是吴书记的叫我,叫我姑父就可以了。你是一个可造之才,这点我从来没有看错,好好干,会有出息的。」
  狄力忙说「是,是,吴书记——不,姑父,我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你放心好了。」
  几天后,狄力被任命为灵县庙张乡的乡长。临走前,已经当了分局副局长的关云还有汤庆、梁庆贺等人都分别或是一起宴请了狄力。狄力跟他们说,我这次下去,要是有什么困难找大诸位,诸位可不能不帮兄弟一把呀。众人都说,怎么会呢,你的事就是我们自己的事,我们会一定帮的。你这次是下去镀金,用不了多久,还会回来的,不但回来还会高昇。众人说笑着散去了。
  狄力在灵县组织部长的陪同下来到庙张,乡党委书记周国亮和其他工作人员迎接他们的到来。
  周国亮是一个50多岁的人,大半辈子都是在这个乡里度过的,从一般办事员一直熬到书记。他握住狄力的手说「欢迎狄乡长来到我们这个乡工作,我代表全乡人民欢迎你。」
  狄力也高兴的说「客气了,周书记在庙张这么多年,工作经验丰富,我初来乍到,并且第一次到基层工作,还请周书记多多指教」
  狄力随着人群进了乡政府,乡党委和乡政府同在一个大院里。大院里有4、5排平房,狄力看着这些平房,心道这就是我要工作的地方了。
  晚上,狄力在乡政府安排的宿舍里想着事情,突然听到敲门的声音,狄力开门一看是周国亮「周书记,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通知一声,我去找你,怎么能让你亲自来呢」。
  周国亮摆了摆手说「没什么的,你看我和我看你都是一样的,我来呢就是想和你随便聊聊」。
  狄力说「行啊!,我正好也想向你请教呢」。
  周国亮客气的说「请教不敢当,我在基层这么长时间,别的不敢说,这基层工作的经验还是有的。俗话说,村看村,户看户,群众看干部,乡书记、乡长代表党和政府的形象,我们的一言一行都在群众的眼里呀」。
  狄力急忙说「周书记说的对,有什么我该做的,你儘管吩咐」。
  周国亮说「我是50多岁的人了,也不可能有什么进步了。我只是希望在我的任期内,能使乡亲们走上富裕之路。咱们这个乡有三万两千人,二十二个村子,全乡没有什么像样的乡镇企业和村办企业,乡政府外欠130多万的债务。一想到这些,我就睡不着觉,我们的担子不轻啊!你一来,我就觉得你行,我有这个感觉,你能带领大家走上富裕道路。往后,经济上的事你全权处理,我给你打下手,敲边鼓,什么烂事、麻烦事我去处理」。
  狄力感动的说「周书记,这怎么可以呀,你是班长,大事还要你定啊!」
  周国亮制止他说「你不要以为我说的是客套话,我是真心的,你驾车,我拉套,把工作搞上去」。
  狄力看着周国亮说「谢谢周书记,我……」狄力还想说什么。
  周国亮摇了摇头说「你什么也别说了,不早了,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送走周书记,狄力躺在床上,思索着周国亮的话。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是试探我,看我是不是不把他放在眼里,给我来个敲山阵虎;还是发自内心的想扶助我呢?如果是前者,事情就複杂了,自己的工作肯定不好干,他在这几十年了,关係盘根错节,自己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两眼一抹黑,往后是必要受制于他。如果是后者,那可真是我的幸运了,有这么个经验丰富的帮手,自己一定能很快的打开局面,干出成绩来得。狄力思前想后,最后认定还是后者居多。一来,周国亮看起来不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么个穷乡一待就是几十年;二来,他也快退休了,不会再为了什么官位、名利奋斗了。由此看来,他说的是真话,狄力想着想着进入了梦想。
  狄力这次下来,心中还真是存了干出一番成绩的意思。当然了,主要目的还是要给自己增加资本,只有让老百姓说好,那就是他的政绩,是他上升的资本。虽然他有吴立业这棵大树在背后撑着,但是这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斗争複杂。别看吴立业今天在这个位置上坐着,说不定明天就要下台,自己这次下来,就是吴立业和郭永川明争暗斗的结果。吴立业是省长得人,给省长当了5年秘书,而郭永川是省委赵副书记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二人的争斗,其实也代表着李省长和赵副书记的斗争。省长和副书记分不出高下来,吴立业也就不可能搬倒郭永川。
  狄力是盼着吴立业的胜利,不管怎么说,自己也是吴立业的人,无论自己怎么讨好郭永川也是不可能的,郭永川不会给他任何机会的。他只有干出一番成绩,才能站稳脚跟,同时还要盼着吴立业不倒。
  想到这些,狄力叫上乡政府的办事员董超,要他陪着自己到下面村子转转,看看实际情况。董超说「狄乡长,咱们怎么下去?乡里的吉普车坏了,没钱修。要不我去借个车」。狄力摇头说「不用了,咱们骑车去,这样也显得不太招摇,你去找两辆自行车,咱们旧下去随便走走」。董超答应了,跑着去找车子。
  路上,狄力问董超「小董,你工作几年了?」董超说「狄乡长,我参加工作快两年了,大学毕业后就到了乡里」。狄力接着问道「哦,你是本地人吧?大学学的什么专业」?董超答道「是的,我是杨庄的。在市师範学院学的中文,本来是分配到乡中学教书的,是周书记把我要来得,让我写写材料什么的」。
  狄力点头说「不错,你不要小看写材料,这里面学问大的很,很锻炼人的。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是写材料,好好干,会有出息的」。
  两人说着话,脚下的路也不觉得长了。大约骑了20多里路,狄力感到有些口乾,好久没这么骑车了,乍一骑,还真有点累了。狄力自嘲道「坐机关把我都坐懒了,骑这么点路,还有点累了。前面是什么村子,去讨口水喝」。狄力指着前面的一个村子说。
  董超看了看说「狄乡长,前面是甜水铺」。狄力高兴的说「走,就到这里去,甜水铺!听名字就知道水是甜的,正好解渴」,说完,使劲蹬了几下车子,飞快的向前面赶去。
  董超张了张口想要说话,一看狄力快速的向前骑去,也顾不上说话了,急忙也跟了上去。
  狄力进了村子,在一户人家门前停了下来,对着在一棵树下乘凉的老人说「大爷,这是您家吗?我是过路的,天热要口水喝」。
  老人看了看他说「行啊,只要你不嫌弃,跟我进来吧」。
  狄力随着老人进了院子,这是一个农村典型的大院子。北面是一排坯房,看样子有年头了,显得有些破旧,院子里种着几棵枣树,挂着绿绿的枣子,西墙下种着一些蔬菜,几只鸡在院子里四处游走着,看见生人进来,一时间乱了营,扬起几片鸡毛。
  老人走到窗台下的水缸前,打开盖子,用瓢盛了水递给狄力。狄力此时已经渴的有些冒烟,说了声谢谢,接过水就往嘴里倒去,水一入口,狄力就觉得一股苦涩还带有硷味的水灌进嗓子里,简直无法下口,他强自把水嚥了,问老人「大爷,这水怎么这么苦、硷呀!你们都喝这样的水吗?这村子不是叫甜水铺吗?怎么水这么苦!」
  老人苦笑道「甜水铺!其实这个村子以前叫苦水铺,先辈们一直希望能喝上甜水,才把村子名改为甜水铺的。我活了70多了,除了在外面喝过甜水,在这村子里面就一直喝这苦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喝上甜水呀」。
  狄力问到「大爷,怎么不想办法打口深井呢?」
  老人说「打过,一直打了100多米,出来的还是苦水,打井的说了,看样子要打到300多米,才可能有甜水。那可是要花20多万呀,村里没钱,找到乡里,乡里也说没钱,这事就散了」
  狄力又和老人说了会话,然后和董超骑车出了村子。董超对狄力说「狄乡长,这个村子是黄河故道,黄河改道后,这里就成了盐硷地,现在看不出什么来,到了冬天,一片白花花的,就像覆了一层白雪。乡里也早就想打眼深机井,可是没钱,这事就拖了下来」。
  狄力没有说话,嘴里依然还留有那苦、涩、硷的滋味。能不能找点钱,为这个村子打口深井,如果办成了,自己的局面一下就打开了,以后的事就好办了。一路上,他一直在琢磨这件事,他觉得对自己、对村民都是一件好事。
  回到乡里,他立刻找到周国亮,把这件事和他说了。周国亮一听就说「好事呀,我早就想办了,可是乡里没钱,到县里要,县财政也说没钱,你要是办成这件事,我可要替甜水铺的老少爷们谢谢你了」
  狄力说「什么谢不谢的,当官就是要为人民办好事、办实事。钱我来想办法,我就不信弄不到这打井的20万块钱」。
  周国亮激动的说「狄力呀,钱的事就拜託你了。别的事我就全包了,你就专心去弄钱。我找人把吉普车修好,你带上董超去跑吧」。
  接连几天,狄力一趟一趟往县里跑,找到县财政局长。财政局局长说,现在财政资金实在紧张,钱都握在县长手里,由他安排,实在是没有办法。狄乡长你也是在财政口下来的,你也知道里面的事,体谅体谅我吧。狄力没有办法,只好找鲁县长,鲁县长和他倒了一肚子苦水,就是不肯鬆口。去了几次以后,狄力渐渐知道了,鲁县长是郭永川得人,对他并不买帐。而县委罗书记,是一个只求平稳两边谁也不得罪的人。看样子,在县里弄不出结果来了,他只有到市里想办法了。
  狄力找到财政局张局长,一进门就说「局长,我给你来添麻烦了」。张局长一看是狄力热情的说「狄力呀,什么时候回来的,在下面怎么样?还习惯吗」?
  狄力和张局长客套几句后,就把打井要钱的事和张局长说了。张局长沉思了一会说「钱我到是有,也能给你。你也知道,咱们这一块是郭永川市长亲自抓的,他规定了凡是5万以上的钱,必须要他的批准。我看这样吧,你找找吴书记,让吴书记和郭市长通通气,只要他们同意了,我立马给你办,你看怎么样」。
  狄力感谢的说「那我就谢谢局长了,你够意思讲朋友,这事办成了,我可要好好谢谢你。我现在就去找吴书记,我就不多待了,走了」。
  张局长把狄力送出了办公室,几个熟人看见了上来和他打着招呼。狄力抱拳说「我还有点急事,咱们改天再好好聊聊,对不起了」。
  狄力给吴书记的秘书高原打了个电话,问他吴书记有没有空,他找吴书记汇报个事情。高原说「哦,是狄哥呀,吴书记正在开会,我看现在也快结束了,你来吧」。
  狄力赶到市委,找到高原说「高大秘书,最近怎么样」?高原和他嬉笑了几句后说「吴书记还没有散会,你等会,咱哥俩说会话。你这次下去好几天了,怎么样,给我好好说说」。
  狄力就把来的意思和高原说了「说真的,喝了那苦水,我心里还真不是滋味,那水简直就没法喝,也真难为那些农民了。我这次是真心想帮他们一把」。
  高原说「狄哥,我看这事能干,吴书记会同意的。你还想不想再办成一件事,这件事可是立桿见影的好事呀」,高原露出神神秘秘的笑容。
  狄力急切的说「我的好兄弟,你就别逗你哥哥了,什么事你快说吧」。
  高原看着狄力着急得样子,笑着说「好好,我说。这次吴书记带团到江浙一带考察,除了洽谈引进投资外,还和几个工厂签定了劳务输出合同。这事有劳动局王局长负责,你去找他要一份合同,回去以后还不是一件收买人心的好事。我给你说,这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透漏出去,你要抓紧,晚了可就没你的份了」。
  狄力大喜道「行啊,兄弟,我先谢谢你这个大秘书了。我现在就去劳动局,回头我请你。不过,这收买人心的词是不是用得不当啊!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去了,打井的事你跟吴书记说一下,到时候我再找你联繫」。
  狄力急忙下了楼出了市委,叫上董超、司机去劳动局。狄力一见王局长就说「王局长,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呀,今天兄弟求你帮忙了,你可得给兄弟个面子呀」。
  王局长一听就知道是怎么会事了,握住狄力的手说「狄老弟,先坐下喝杯茶再说,看把你急的这一身汗」。
  狄力说「王局长,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我的来意,你恐怕也猜到了。我刚下去,怎么着你也得让我烧好这头三把火吧」。
  王局长笑着说「你消息可真是够灵通的,我这里还没安排呢,你就上门了。行啊,怎么着我也不能让你烧不成火呀,这几份合同你随便挑。不过我可说好了,只能挑一份,多了我可不给」。
  「行啊,我就要一份,我也不看了,你了解情况,你给我个最好的,中午我请你吃饭,地方随你点」。
  「不用了,中午我还有应酬,这次就免了,当然了,客你是一定要请的,以后再说。给你这份合同,这是这次用工协议里最好的,200个女工,三个月试用期,月工资300,期满工资500,管吃住,怎么样」。
  狄力喜道「好啊!就是它了,我现在就回去,马上布置,还真得谢谢你这个大哥,我现在什么也不说了,走了」。狄力起身和王局长握手告别。
  狄力给高原电话说,他马上要赶回庙张,那件事就拜託了,等你的消息。高原说,行啊,到时候我给你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