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十二集  第一章 峰迴路转

时间:2018-06-12
上弦月的微光从云层中慢慢地铺散开来,将清冷而朦胧的蔓纱轻轻地罩在云阳王的房间里面。三尺见方的房间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椅子,透过用铁条装饰的窗户,可以看到院子里面把守的兵丁,不时还可以听到护卫巡哨的声响。
  曾经的雄心壮志就像是秋天早上的一点露水,还没有见到阳光便消失的无影无蹤了。数十万的大军弹指之间便冰消瓦解,即便是到了最后一刻,云阳王还是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快失败。
  「难道说真的就是这样结束了吗?」
  略带茫然的眼神望了一下自己那一双保养的十分良好的双手,虽然这一双手也拿过冰冷的宝剑,也射出过黄金打造的弓箭,可是更多的时间,它只是感受着女人胴体的温暖和嫩滑,体会着美酒的醉人温馨。
  「看来我真的是不能上战场的。」
  恐惧和无力的感觉涌上年轻的云阳王的心头,让他倒在硬硬的床上,几乎是用空蕩蕩的眼神望着上方的天花板。
  铁甲和兵器碰撞声传来,脚步声渐渐靠近了房间的门口。
  「难道说他们要……」
  云阳王浑身一抖。在战场上被活捉之后,他就被关在这间小房间里。整整两天的时间,没有一个人来看过他,也没有人理会他,就像他这个云阳王根本就不存在一般。虽然他也曾经做出许多的努力,想让叶天龙或者别的什么人意识到他尊贵的地位和不容忽视的存在,但是天龙军团的兵丁根本就不加理会,除了在给他送饭的时间将门打开外,根本就忘记了有他这个云阳王被关在这里的事情。
  闹了一阵之后,精疲力尽的云阳王便被这种被人遗忘的感觉彻底打败了,对于将来的无知和恐惧抓住了他的心。他开始仔细考虑自己的处境,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他的脑海中闪现。
  门被打开了,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踏进了房间里面。为首那个将领线条分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这更是让云阳王的一颗心忍不住剧烈跳动起来。
  「叶天龙大人请你过去!」冰冷的语气中,云阳王脸上的肌肉不由得微微抽动了一下。
  被带到一个虽然不华丽但布置得十分雅致的厅堂上,云阳王的心中已经一宽,看清楚眼前的人之后,他的眼睛顿时睁得老大,脸上的神情更是变得奇怪。
  现在,他的视线里除了坐在主位左边的那一个姿容绝世的大美人外,再也看不到别的东西。只见这个绝世美女脸似温玉,肤润肌丰,琼鼻樱唇,凤目点珠,流光四射,特别是那双美目似乎具有一种穿透人心的魔力,即便是云阳王见过了无数的国色天香,但在这一双明眸之前,居然也会从心中升起一种手足无措、自惭形秽的感觉。
  「云阳王,你想死吗?」
  一把冷酷的声音传来,话语中透体的杀气让云阳王的全身一抖,他的视线也终于从于凤舞的身上移到了叶天龙的身上。
  「现在的生死并不由我吧?」深深吸了一口气,为王者的觉悟和年轻人的傲气让云阳王无畏的望着叶天龙。「虽然你是靠阴谋诡计打败我的,但我现在也无话可说。」
  叶天龙忍不住望了一眼身边的于凤舞,这个美女战神也从云阳王的身上收回了她那动人心弦的视线,朝叶天龙微微点头。
  「不错,现在你的生死就在我的一句话。」叶天龙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微笑。他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阵云阳王,然后慢悠悠的说道︰「如果说刚刚你的话有一点不合我的意,那么从明天起,云阳王的位子将会由另外一个人来坐了。」
  「现在也已经不是我了。」云阳王慢慢走到旁边的一张椅子边坐下来,他无畏的迎向叶天龙如刀锋一般的视线,一字一顿的说道︰「王叔他一定是第一个知道我战败的消息。」
  战场上的突然惨败,生死未卜的无望境地,让年轻的云阳王想到了他以前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一些问题,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呆在深宫之中自以为是,狂傲自大的天潢贵 。
  「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被击败吗?」在一边暗暗点头的于凤舞终于轻启樱唇,吐出了令云阳王迷醉的声音。
  「因为中了你们的计谋。」为于凤舞的迷人神态而惑,云阳王呆了一下才回答。
  「不。」于凤舞的神情严肃起来,「你只是被你的部下击败的。」
  「什么意思?」云阳王反问道。望着眼前这张动人心弦的绝世娇颜,云阳王只想再多些时间和她交谈。
  「因为他们本来就想你被我们打败。」叶天龙在一边悠悠的说道。「这一点,可能在你出发之前,就已经被人安排好了。」
  「为什么?」云阳王不甘心的转过头来,望着叶天龙。「你就这么肯定吗?」
  「在你被我们打败之后,林洪的赤锋军团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而败退的第三军团也很快停下来收拢从前线溃败的军队。更重要的是,你的王叔镇西王也带着旗下的军队立刻越过了法斯特和云阳的边境线。」
  说到这里,于凤舞停了一下,似乎要让云阳王先消化一下这些情报,然后才淡淡的问道︰「你知道这样的情况表明了什么吗?」
  呆坐了半晌,云阳王忽然笑道︰「他们早已经準备好我战败的计划了。」
  「你是聪明人。」叶天龙望着云阳王,慢慢说道︰「多了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我也不想再和你们云阳的军队在这里浪费时间。」
  叶天龙的话燃起了云阳王心中的希望,他细细的思忖了一下,突然直直的望着叶天龙道︰「你真的想要放了我吗?」
  「是的。我把你放回去,希望我们两国今后不要再兵戎相见了。」叶天龙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了云阳王的跟前,从上往下望着云阳王的脸庞,「我非但要放了你,还会把你的人全部交还给你。」
  「说出你的要求吧?」云阳王强压下心头的狂喜,他也不是一个不学无术、什么都不懂的人,自然很快明白到叶天龙这样做绝不会是毫无要求的。「你想要我怎么做呢?」
  「什么要求也没有。」叶天龙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轻轻的挥手,「因为你现在一点权力也没有,说什么话也没有用的。」
  「我……」云阳王的嘴巴张了两下,但他确实无话可说。叶天龙的话击中了他的要害,不想再看到他出现的王叔说不定在他回去的时候,还会派人将他暗杀掉。
  「回去的时候,还是多想想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吧。」叶天龙意味深长的说道。
  「那么我该怎么办?」云阳王低头想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望着叶天龙和于凤舞问道。
  「你要突然出现在大军面前才可以。」叶天龙胸有成竹的望了一眼于凤舞,「还有,这些被俘的云阳将士你要好好把握,他们会成为你最忠心的部下。因为你王叔现在的举动,无疑是将他们的生命视若无物了。」
  「我明白了。」云阳王一点就通。镇西王这个时候还要大举出兵,无疑是将被俘虏的大批云阳将士推到死亡的边缘。
  「好了,事不宜迟。你现在马上就出发吧。」叶天龙十分诚恳的望着云阳王,伸手放在他的肩头上,郑重的说道︰「你千万要小心。」一边的于凤舞也十分热心的向云阳王指点了一些他需要注意的事情。
  「只要我在位一天,云阳就不会再向法斯特动一兵一卒。」云阳王十分感激的望着叶天龙和于凤舞。从绝望的境地一下子重新得到权力,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令人激动了,而且有了于凤舞的指点,他有信心在回到云阳军中之后,重新掌握云阳的大权。
  叶天龙和于凤舞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这时候云阳王说这样的话,只是一时的感动而已,对于云阳王,他们不会有太多的期待,只是目前的局势需要在云阳人中间製造裂痕。如果真的让云阳的镇西王掌握了云阳的大权,无论是对法斯特还是叶天龙来说,都是非常头疼的事情。
  「你就这样让他们走吗?」
  云阳王被近卫团的战士带出去之后,晨月从后面转出来,微笑着向叶天龙问道。
  「那奶说怎么办?」叶天龙没有回答,于凤舞在一边含笑反问道。
  「我们做生意,当然是要得到最大的报酬了。」晨月走到叶天龙的身边,十分自然的伸出雪白晶莹的小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一边轻轻按摩着,一边笑道︰「云阳王的生命可是价值连城的货物,我们怎么不好好的利用他的价值呢?」
  「果然是见钱眼开的商人本色。」叶天龙笑着伸手绕过去在晨月的香臀上轻轻拍了一记,在美女的娇呼声中,继续说道︰「难道说,奶还想要他给我们一大笔的金钱作为赎金吗?」
  「我的爷,人家可没有这么差劲呢!」晨月娇嗔道︰「其实刚刚可以乘机让云阳王签城下之约,比如说两国世代友好,结成兄弟之盟约啦……」
  「我才不需要这些无聊的东西呢。」叶天龙站起来,目光炯炯的说道︰「云阳王这样的家伙,根本不可能会真正做到这些事情的,与其有这样一个空泛的束缚存在,还不如就乾脆不要它。」
  晨月和于凤舞两人同时娇躯微震,一双明眸直直的盯着叶天龙,她们没有想到叶天龙会说出这样的答案来,这和她们心目中的想法都是完全不一样的,但她们又无法说出叶天龙的想法到底是好还是坏,此刻她们的感觉只有一个,眼前这个男人的霸气实在令人难忘。
  趁着夜色,云阳王带着万余名被俘的云阳人离开了天龙军团,叶天龙非但大度的将武器还给了他们,甚至还为他们準备了三天的粮食,这样的举动更是让这些原本绝望的云阳人感激涕零,自然,他们对于能够将他们从法斯特人手中带走的云阳王也是十分感激的。因为通过于凤舞巧妙的安排,这些云阳人知道了正是因为云阳王的全力争取,他们才获得了返回云阳的机会。因此,云阳王可以说毫不费力就得到了这些云阳人的忠心。
  ###
  同样是清冷的月夜,同样是一个被卫兵严加看守的房间,只是这间房间的摆设非常华丽,所有的器物都是属于帝国最上等的货,高贵而且精緻。
  这里便是法斯特帝都艾司尼亚的无忧宫里面一处被侍卫重重保护的宫殿。三重的翘檐在月色下,好像是一头巨兽头上的犄角,透出了阴寒森严的味道。
  「你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对我?」
  华丽的房间中,倩公主的一双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恶狠狠的瞪着站在自己前面的尤那亚。
  「居然把我关在这里,又给我下了这该死的困魔术。」
  为了控制魔法师的魔力,压制魔法师的可怕力量,风月大陆的人们想了很多的办法,到最后还是一个天才的魔法师创造出了专门用来封住魔法师身上魔力的一种法术,他通过带有魔力的药水和咒语的双重作用,即便是再强大的魔法师,也会因为失去魔力的源泉而变得不堪一击。这种法术,便是让当时所有的魔法师为之心惊的困魔术。但是由于组成魔力药水的材料珍贵难寻,到了今天,已经很少有人会使用这种法术的,所以,当尤那亚使用困魔术的时候,倩公主根本就是毫无防备,一下子便中招了。
  「这要问奶自己了,我的好妹妹。」尤那亚的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了一丝优雅之极的微笑。他背手而立的背影让站在后面的两个孪生姐妹花眼睛发亮,甚至连一丝仇恨的心思也升不起来。
  「问我自己?」倩公主心中的火气更加盛了,她几乎是要跳起来指着尤那亚的鼻子大叫道︰「我有什么事情冒犯了您吗?尊敬的尤那亚殿下。」
  摇摇头,尤那亚望着倩公主说道︰「奶没有什么地方冒犯到我……」
  「那是为什么?」倩公主紧紧的盯着尤那亚的眼睛。「你居然会用这样卑鄙的手段来对付我,枉我还一直把你当作自己最好的哥哥!」
  「奶把玉玺交出来吧!」尤那亚的眼中泛起一丝古怪的神色,用十分平和的语气对倩公主说道。「我们还是好兄妹。」
  「什么?」倩公主的芳心微震,但很快便大声的说道︰「什么玉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奶为什么还要骗我呢?」尤那亚轻轻摇头,「能够从无忧宫中不声不响的拿走玉玺,而且还和大家开那么一个玩笑的,只有奶一个人有这样的胆量和手段。」
  「胡说,你不能光靠猜测的,有什么证据吗?」倩公主在尤那亚的逼视下,情不自禁的退了半步,但马上就十分强硬的反问道。
  「奶敢说那颗假的玉玺不是奶的杰作吗?」尤那亚向倩公主走了一步,眼中闪过骇人的光芒,「我已经做了详细的调查,能够知道宝库内门开启之法的人,绝对不会超过五个人,其中有两个是宝库的总管,一个是父皇,然后就是奶和我。」
  「我想奶只是因为一时的好玩,才把玉玺偷走的。后来那个假的玉玺闹出了如此大的事情,使得奶也不敢再将真的玉玺交出来了。」虽然看到倩公主的眼中那一丝不安的表情,尤那亚还是若无其事的继续说道︰「奶把玉玺留在手中也没有什么用处的,还是把它交给我吧。」
  「我……」倩公主还想再次反驳,尤那亚似乎是知道她心中的想法,轻轻的朝她摆手道︰「奶现在什么话也不要再说了,就回答我一个问题,玉玺在不在奶的手中?」
  倩公主还没有回答尤那亚的问题,尤那亚已经猛的转过身来,望着倩公主的两个孪生的俏丽侍女,轻轻的说道︰「我想从她们的口中也应该可以得到正确的答案吧?」
  随着尤那亚的话语,一道冰冷彻骨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向前方蔓延开来,将小春和小秋两个人从头到脚包围起来,让这两个俏丽的孪生姐妹花顿时手脚冰冷,娇颜失色。
  「尊敬的殿下,奴婢什么也不知道。」小秋鼓起勇气,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奶们也想欺骗我吗?」尤那亚的双眉一挑,眼中爆出一丝可怕的冷电,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让小春和小秋娇躯一颤,她们的双腿一软,情不自禁的跪倒在地上。
  「不要为难她们了,我告诉你吧。」倩公主在尤那亚的身后咬牙切齿的说道。
  尤那亚缓缓转回身,满意的望着倩公主那张因为怒气而涨红的俏脸,说道︰「这样就对了,只要奶把玉玺交给我,我们还是好兄妹,三哥会为今天的事情向奶道歉的。」
  「那就不用了。」倩公主气呼呼的说道︰「只要三哥你以后别再用这些手段来对付小妹我,我就十分感谢了。」
  「相信我,三哥是绝不会想伤害奶的。三哥只是想拿回我们法斯特传国的玉玺而已。」尤那亚十分诚恳的对倩公主说道︰「不管怎么说,现在也只有我们兄妹两个人可以重新振作法斯特帝国,我们如果不团结一致,互相帮助的话,还有谁可以帮助我们呢?」
  「我才不想听你说这些呢!」倩公主十分认真的瞪着尤那亚的脸,「我把存放玉玺的地点告诉你,你也要把我身上的困魔术解开。」
  「好的,奶说吧。」尤那亚郑重的点头。
  「玉玺就放在我寝宫里,是在我床下……」倩公主开始把自己藏玉玺的地点详细告诉尤那亚,末了她告诉尤那亚道︰「玉玺是装在秘盒里面的,外面有我加上去的三十六道魔法禁制,如果没有我的出手,谁也不能解开。」
  「奶不会欺骗奶三哥吧?」说着,尤那亚望了一眼跪倒在地上的小春和小秋,娇颜苍白的她们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骇和不安。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尤那亚无法从两个孪生姐妹花的神情中判断出倩公主有没有在欺骗他。
  「你要是不相信,那就算了。」倩公主毫不示弱的瞪着尤那亚。
  「我现在就派人去奶的寝宫去拿。」尤那亚说着,正要传令下去,倩公主连忙说道︰「你不要派不懂魔法的人去,因为我在外面也设有两道魔法的禁制。」
  对于倩公主说的这一点,尤那亚倒是深信不疑,毕竟倩公主的魔法造诣在法斯特帝国也是数一数二的,他让自己的手下严格按照倩公主所说的步骤去做,绝不容许出现一丝一毫的偏差。
  但是尤那亚根本没有想到的是,倩公主所说的魔法禁制并不存在,他那两个精通魔法的手下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也无法测试到魔法禁制的存在,更不用说是要按照倩公主的办法去解开它了。
  在倩公主的寝宫里面忙碌了好半天,尤那亚才突然醒悟过来,便怒气沖沖的再度去找倩公主,但没有等他开口,倩公主已经笑嘻嘻的说道︰「对不起,刚刚是我一时记错了地方,这也怪你,用这个鬼的困魔术把我弄糊涂了。我现在把真正的地点告诉你。」
  「这一次,奶绝不可以再欺骗我了。」尤那亚没有办法,也只有让手下再度按照倩公主所说的去做。这一次,倒真的是找到了存放玉玺的那个盒子。但没有等到他的手下碰到盒子,就被盒子上射出来的一道闪电击倒在地上。
  尤那亚让倩公主说出魔法禁制的破解办法,而倩公主则坚持要他先解开自己身上的困魔术,因为盒子上的魔法禁制,只有她才可以解开。
  正在僵持不下之际,突然手下来向尤那亚稟报,海鹰扬的军队千里奔袭,于绵济地区击败了吉里曼斯的先头部队,抓获了吉里曼斯手下的数名心腹将领。现在鹰扬军团的大军正在向吉里曼斯的领地泸州进发。
  大喜过望的尤那亚便不再和大发小姐脾气的倩公主纠缠下去,反正现在玉玺也已经到手了,只要多费些时间找人去掉了盒子外面的魔法禁制,玉玺自然是他的囊中之物。而倩公主的困魔术,他是不会解开的,免得给自己添不必要的麻烦,因为他已经想好了尽量发挥倩公主的作用,为自己争取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