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残酷性爱

时间:2018-05-13
如果我能够,我要写下我的悔恨和悲哀。
——鲁迅《伤逝》
一切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来得毫无防备。你到现在还一直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你还记得那是夏初的傍晚,但在T城,那时的天气更像是慢着一拍。
你同她从安静的小巷走回她的住所。她有点疲倦,回来就躺在床上,你坐在床边陪她说话,随意的聊些话题。
窗外的天慢慢就黑了,突然一瞬间,你和她都不说话了。你感到这屋内变得暧昧而压抑,你要去开灯。
她轻声说:「不要开灯,这样挺好。」
你感到一丝被诱惑的兴奋和害怕。为了打破这僵局,你说你要回去了,有点累。她往床的里边让了让,「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吧,陪我说会儿话。」
你有点儿亢奋了,从小到大还没有这样近距离的与一个女人接触过。你顺从的躺在床的边缘,生怕与她有肉体的接触,然后是一阵沉默。其实你内心已经沸腾。
你说:「我一直害怕女人。」
「有什么好怕的,会吃了你吗?」
在朦胧的黑暗中你看到她眼中的亮光,她往你这边移了一下,你感到她的发丝撩在你的脸颊上了,一股女人的体香瀰漫至鼻端。
你便抱住这细巧的腰身,笨拙地吻她的额头,她的脸颊,直到寻找到她的双唇。她的唇很热,你迫不及待地伸入舌头去感觉她唇和舌的甜。她很配合的与你接吻。
你不停的吻她,从唇,脸,到颈,到扯开她内衣露出的乳头。这是你梦寐以求的。你急噪的去脱她的内裤。她呻吟的说不要,但你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你粗暴的扯掉她的内裤,这雪白的肉体呈现在你的眼前。你有点不知所措。又去吻她的乳房,这乳头小小的,粉红的,温暖滑腻的。你又急快脱去自己的衣物,急匆匆寻找那湿滑的入口。
你慌乱而又迫不及待。鼓胀的下体只能感到她下面的潮湿。你急切的抓起她的手让她帮忙。她慌乱,眼神迷离。你终于慢慢的进入了,在你还没来得及感觉就已经缴械了。使她的下面更加的滑腻粘稠。
她拿起纸巾轻轻擦拭那里,也递给你一片纸巾。之后,你又吻她,狂热的吻她。抚摩她的每一寸肌肤,吻遍她的每一个地方。
你很快的又勃起,摸索的进入。这一次你感到了从未体验过的快乐。她喃喃吶吶地说她喜欢你。
而你需要女人,需要在女人身上发洩,慾望和孤独。
你抱着她,说谢谢她,感谢她让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她低语:「你也知道了,我不是一个处女。」
接着要说你后来才知道的她的那些经历。
你很大度的说,你不在乎,你会一辈子对她好的。
你当时和在这之后的几个月,确实没在乎她的过去。你当时感觉你很爱她,很难说不是贪恋她那娇美的肉体。
从那以后,你们时时刻刻在一起,不论白天还是晚上,一有时间你们就疯狂的做爱。你们从各种可以得到性信息的渠道学习各种技巧,那是你和她的性爱天堂。
你们毫无节制的爱着,在各种可以可以想到的地方释放着你们的激情。在她和你的卧室,客厅,在办公室,在公园的草地,在海边的沙滩和礁石上。
你比她大两岁,爱得炙热迷狂,有时丧失理智。而她经常考虑将来,考虑你只是一时的激情,考虑一些可能的后果。你承诺和她结婚,你像下保证书一样地把她带到你家,让你父母见这想像中未来的儿媳。
那时侯你是狂热的,单纯的,慾望的。却不知道自己也是空虚的,寂寞的。
这样的爱情持续到你和她从驻外的那个城市回到总公司。刚回到总部,你还保持着那样的热情,租房子,买家俱。当你和朋友们相聚会的时候,你才渐渐的感到她带给你的累和不自由。
带上她参加这些活动的时候,你和朋友们高谈阔论,她却什么话也不说,显得孤单和可怜。你当时又不人心把她独自留在家里。你只好拒绝朋友们的聚会,只和她生活在自己划定的小圈子里。
这时你已经感觉到彼此的差距和鸿沟了。你是公司培养的新秀,是董事长总经理身边的红人,而她是外地来这里普普通通的打工妹;你有着骄人的学历和和看得到的前景,而她只想组建一个家庭平淡的生活。
你和她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少,虽然还是每天在一起,但说的话很少了,只是例行公事般的做爱。你开始考虑她到底是不是你的真爱了,你和她说话越来越回避关于爱情,关于未来的话题了。
这个时候,很不巧的她在工作的时候因为犯了一个错误被公司辞退了,你让她在家休息,你来养他。但感情逐渐更家荒漠。祸不单行,她怀孕了。她想把这个孩子生下来,想和你结婚。
你终于发现或者说你终于不得不面对这些问题了。你不想和她结婚,发现从家庭,学历,前途等等个方面她都和你不合适。你和她刚开始的时候所有你身边的人都这么和你说过,你那时觉的爱情就是不顾一切,你没有听他人劝说,你自己感觉自己真爱的可贵,你鄙视那些世俗的想法。
可是现在,你也开始用这些标準来评判了,来给自己找理由了。更为可悲的是你在你不是她的第一次的这个问题上纠缠了,虽然她痛苦的说那是她十四岁别人对她的强暴,你说她在编造,在欺骗你。
她哭了,很彻底,你看到了绝望。
你害怕,害怕她用孩子来要挟你。你当时骗她说,你是爱她的,不会再提以前的事情了,你会对她好的。其实你却想着先稳住她,然后骗她将孩子打掉。
那段时间你恢复了对她的好,你编造了各种不要孩子的理由,你说你们都还小,这么早要孩子不合适。你发誓会和她结婚的。她相信了你的话,之后去医院做药流。
你那天卑鄙的说,临时公司有急事让她一个人去了。晚上回家后你看到她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你虚伪的吻她,也许是你良心发现,也许是分手前的回光返照,你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来照顾她。她那几天脸上也常保持着幸福的微笑。
但这只是短短的一个星期。
你终于在那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说出了「分手」这两个字。
你做的很决绝。
她不停地哭,你沉默;她骂你,你沉默;她打你,你也沉默。
她绝望了,她知道你们之间已经完了。她要你最后一次爱她,她跪在地上求你。
你终于答应了,你机械的和她做了最后一次,没有前奏,没有爱抚,没有亲吻,赤裸裸的进入。她的下体因为有血使你顺利的进入,你快速的抽动,她泪流满面,无声的哭泣。
终于结束了。
你说:就这样吧,我们之间完了,永远完了。
满是血迹的床单见证了那一刻。你穿好衣服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只听到身后她的哭泣声。
第二天,你递交了已经写好的辞职报告,乘飞机去了南中国的S城,你要脱离这所有过去的生活,手机换号,只告诉在T城的一个大学朋友。你不想再去关心那个城市的事情了。
直到昨天,那个城市的朋友告诉你,她出车祸了,已经去了。你才去也才敢回忆你和她的过去。你内心複杂,后悔,愧疚,伤心,你发现你很在乎她,同时你内心深处还有一丝丝的快乐。
这是你希望的结局吗?
你究竟是谁?
你是人还是魔鬼?
这爱情又是什么?
2003/10/26